教育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

北京在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整体推进校长职级制—— 培养更多本土教育专家

阅读人数105

2019年底,北京市正式在全市中小学和幼儿园全面推行校长职级制,这表明经过此前三年多的调研讨论,方案最终尘埃落定。

这次校长职级制改革采用了“不分阶段搞试点,全面入级、整体推行”方式,在短短三个月时间内,顺利完成了全市3700多人的任职级别、定级入级和工资兑现。

这项改革目标明确、态度坚决、设计完整、范围广泛,充分体现北京市教委的政策设计力和执行力。整个校长职级制改革的平稳推进,也成为基础教育领域改革的一次成功尝试。

从任命制到校长职级制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中小学校长一直实行任命制。在一些省份,中小学校长还具有行政级别,完全套用正县、副县、科、股等级别。学校与行政级别挂钩,对校长队伍专业化建设和学校管理极为不利,难以保证校长专业成长和按教育规律办学。

长期以来,基础教育领域存在着校长缺乏教育理想、教育创新内在动力不足、教育管理制度机制不够灵活等问题,都与校长专业发展道路不畅通密切相关,严重影响了学校管理的科学化、专业化水平。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上海市在全国率先试点实行校长职级制,开启了校长管理制度改革探索。

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正式提出要“试行校长职级制,逐步完善校长选拔和任用制度”。

随后山东省潍坊市、广东省广州市和中山市、江苏、浙江等地,都相继实施校长职级制改革探索。

经过全国各地20多年的局部试点,在一个更广大范围内全面推行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改革的条件已经成熟,政策越来越明朗,机制制度也呼之欲出,北京市在这个时候推出校长职级制可谓水到渠成。

结合实际探索北京方案

北京市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改革包括校长专业发展水平、选拔任用制度、任期目标管理制度、考核评价标准、绩效工资制度和奖惩机制等一系列制度,需要充分预判和防止各种教育风险。

北京市将校长职级制改革与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改革同时推进,无形中增加了这项改革的关注度和风险度。从操作来看,对北京市教委的政策执行力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北京市将校长职级分为四级八等,拉开级等之间的绩效工资差距,相邻两个级等之间绩效工资差距在400至1000元。

同时,把中小学校长的工资拿到区一级统一发放,明确校长的详细考核指标,建立更严格的校长考核制度,充分肯定校长的作用发挥,充分调动校长办学治校的积极性、主动性。

全市3700多人全部纳入职级评审认定范围,最终评选出首批特级校长93人,高级校长近900人。

北京市实行中小学校长任期目标管理制度,中小学校长一般任期为3—6年。同时将建立中小学特级校长流动制度,引导优秀校长从中心城区向郊区学校、从优质学校向一般学校流动。

每次评审过程中设置不超过20%特级校长指标作为校长流动专项指标,经过评审认定后直接到本区对口合作交流的郊区学校、农村学校(乡村和镇区学校)或新建学校支援工作。

校长职级制有效解决了制约校长专业成长和按教育家精神办学的诸多问题。校长职级制改革越来越成为支撑教育均衡发展、提高教育质量与水平、让人民满意的关键举措。

校长职级制解放了校长,搭建了校长专业成长的平台,为教育综合改革铺平了道路;设立若干递进发展职级,畅通拓展校长职业发展空间;适当提升校长的待遇水平,激发校长工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淡化学校或校长的行政色彩,理顺校长队伍的管理体制,进一步促进校长队伍专业化建设。

持续关注改革效果

从总的方面看,推进校长职级制改革需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顶层政策设计完整。校长职级制改革的关键在于设计科学完备的职级制度,创设职级能上能下、待遇能高能低、岗位能进能出的竞争机制,建立起重办学绩效的正向激励机制。

当然,校长职级制的实行还必须考虑可能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如果部分校长对职级制将校长分为不同层次的管理方法存在异议,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职级制激励功能的发挥。

二是建立独立的职级序列。校长职级制需要研究出台将校长职级纳入到专业技术职务体系之中的相关政策空间,为校长职级争取“名分”。通过制度规定使校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独立门类的专业技术人员。

同时,建立以能力和绩效为基础的“双核”薪酬体系,使代表能力的级等工资与代表办学业绩的绩效工资成为职级薪酬的主体,也可以单独设定集团化校长职级津贴,适当提高该项津贴在集团校长薪酬总数中的比例。

三是纳入现代学校治理体系建设。推进校长职级制改革,就要加快以“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为表征的现代学校治理体系建设。

要完善中小学校长负责制,建立学校章程,加强教职工代表大会职能,健全家长委员会,建立社会参与学校民主监督管理机制,确保教师、学生、家长和社会有效行使学校治理权,充分表达利益诉求和意见主张,并起到积极影响决策的作用。

师生有权对校长进行评议,建立以满意度为导向的校长权力制约机制,保障校长权力在行政监督和民主监督下阳光运行。

总之,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如何建设一支坚定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政治素质过硬的校长队伍,吸引优秀人才长期任职校长岗位,是当今教育改革的核心话题。

中小学校长在基础教育改革发展中担负着重要使命,造就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中小学校长队伍,是关系北京市中小学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培养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战略任务,是推进教育现代化、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根本保障。

(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报》2020年03月24日第5版 版名:区域周刊

作者:吴颍惠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通讯单位: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